登陆/注册
当前位置:空包网 > 新闻中心 >

最美好的事:许多年后,我一回头,你还在


  我们人生里的感情,无非是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。

  亲情总让我们歉疚,爱情总让我们迷乱,三者之中,友情最轻,但却因为它的轻,最让我们舒服。

  喜欢那么一种友情,不是那么浓烈,也不是那么时时刻刻,甚至有时候会用年、十年、半个世纪去给它计时,它是那么少,那么真,那么久长。

  哪怕很多年后,我一回头,你还在……

  -01-

  三毛说:朋友中的极品,便如好茶,淡而不涩,清香但不扑鼻,缓缓飘来,似水长流。

  驰骋疆场40年的传奇唐代名将薛仁贵,在参军之前,与妻子住在一个破窑洞中,衣食无着落,全靠好友王茂生夫妇经常接济。

  后来,薛仁贵跟随唐李世民御驾东征,被封“平辽王”,前来王礼祝贺的人络绎不绝,可都被他婉言谢绝。

  他惟一收下的是普通老百姓王茂生送来的“美酒两坛”,一打开酒坛,负责启封的执事官吓得面如土色,因为坛中装的不是美酒而是清水!

  薛仁贵不但没有生气,且命令执事官取来大碗,当着下属的面饮下三大碗王茂生送来的清水。

  在场的文武百官不解其意,薛仁贵大喝三碗之后说:

  我过去落难时,全靠王兄弟夫妇资助,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的荣华富贵。

  如今我厚礼不收,偏偏要收下这清水,因为我知道王兄弟贫寒,送清水也是王兄的一番美意,这就叫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

  选择一个朋友,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真正的朋友,是你失落时的一双手,痛苦时的一个肩膀,气馁时的一句安慰。真正的朋友,不会因你的荣耀而想沾光,更不会因你的落魄避而远之。

  -02-

  朋友之间相处,伤害往往是无心的,帮助却是真心的。

  有两个朋友在沙漠中旅行,他们吵了一架,一个打了另一个一记耳光。

  被打的一言不语,在沙子上写下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巴掌。”

  他们继续往前走,被打巴掌的那位掉进沙坑,幸好被朋友救来了。

  被救起后,他拿了一把小剑在石头上刻了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一命。”

  一旁好奇的朋友问到:“为什么我打了你以后你要写在沙子上,而现在要刻在石头上呢?”

  另一个笑笑回答说:“当被一个朋友伤害时,要写在易忘的地方,风会负责抹去它;相反的如果被帮助,我们要把它刻在心灵的深处,任何风都抹不去的。”

  其实,朋友间的伤害往往是无心的,如果因为这种无心的伤害而失去彼此,那不仅是一种遗憾,而且是一种悲哀。

  我们想要的,是一种不必刻意逞强也不心虚,不时常维系也不歉疚,不必相濡以沫,却随时虚位以待的感情——那是我们人生的休憩之处。

  -03-

  最好的友情是各自忙碌,又互相牵挂,不用刻意想起,因为从未忘记。

  李白在东都洛阳认识了比他小11岁的诗人杜甫。杜甫“性豪业嗜酒,嫉恶怀刚肠”,抱负是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,两人意气相投。

  第二年的秋天,杜甫西去长安,李白准备重游江东,他们在兖州分手,此后没有再会面。

  在一起的一段日子里,二人畅游齐鲁,访道寻友,谈诗论文,有时也议论时事,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两人分手后,杜甫为此写过不少怀念李白的感人诗篇。

  虽然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,但是有关当年一起奋斗、共同成就的岁月是刻在记忆里的,无法抹去。

  古诗云:

  汉恩自浅胡自深,人生乐在相知心。

  那些各自忙乱,彼此牵挂的老友,其实也无非“知心”二字而已。

  知心,所以不会因为时光而缺失了共同语言,也不会因为彼此看透而疏远,就好像,昨天才刚刚一起喝过茶。

  -04-

  白居易的《问刘十九》中有一句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,千言万语,抵不过一句:能饮一杯无?

  所谓朋友不一定要形影不离,但一定要心心相惜;不一定要锦上添花,但一定要雪中送炭;不一定要天天见面,但一定要放在心里。

  真正的友情,就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的美好,是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的思念。

  哪怕多年不见,再见面时,也犹如朝夕相处,心里没有一丝隔阂。

  -05-

  人真正的魅力,不是你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;而是对方认识你多年后,仍喜欢和你在一起。

  也不是你瞬间吸引了对方的目光;而是对方熟悉你以后,依然欣赏你。

  更不是初次见面后,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;而是历尽沧桑后,由衷倾诉:认识你真好。

  我们来到世上,所有相遇都千转百回,幸运的是,多年之后一回头,有人还在。  我们人生里的感情,无非是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。

  亲情总让我们歉疚,爱情总让我们迷乱,三者之中,友情最轻,但却因为它的轻,最让我们舒服。

  喜欢那么一种友情,不是那么浓烈,也不是那么时时刻刻,甚至有时候会用年、十年、半个世纪去给它计时,它是那么少,那么真,那么久长。

  哪怕很多年后,我一回头,你还在……

  -01-

  三毛说:朋友中的极品,便如好茶,淡而不涩,清香但不扑鼻,缓缓飘来,似水长流。

  驰骋疆场40年的传奇唐代名将薛仁贵,在参军之前,与妻子住在一个破窑洞中,衣食无着落,全靠好友王茂生夫妇经常接济。

  后来,薛仁贵跟随唐李世民御驾东征,被封“平辽王”,前来王礼祝贺的人络绎不绝,可都被他婉言谢绝。

  他惟一收下的是普通老百姓王茂生送来的“美酒两坛”,一打开酒坛,负责启封的执事官吓得面如土色,因为坛中装的不是美酒而是清水!

  薛仁贵不但没有生气,且命令执事官取来大碗,当着下属的面饮下三大碗王茂生送来的清水。

  在场的文武百官不解其意,薛仁贵大喝三碗之后说:

  我过去落难时,全靠王兄弟夫妇资助,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的荣华富贵。

  如今我厚礼不收,偏偏要收下这清水,因为我知道王兄弟贫寒,送清水也是王兄的一番美意,这就叫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

  选择一个朋友,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真正的朋友,是你失落时的一双手,痛苦时的一个肩膀,气馁时的一句安慰。真正的朋友,不会因你的荣耀而想沾光,更不会因你的落魄避而远之。

  -02-

  朋友之间相处,伤害往往是无心的,帮助却是真心的。

  有两个朋友在沙漠中旅行,他们吵了一架,一个打了另一个一记耳光。

  被打的一言不语,在沙子上写下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巴掌。”

  他们继续往前走,被打巴掌的那位掉进沙坑,幸好被朋友救来了。

  被救起后,他拿了一把小剑在石头上刻了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一命。”

  一旁好奇的朋友问到:“为什么我打了你以后你要写在沙子上,而现在要刻在石头上呢?”

  另一个笑笑回答说:“当被一个朋友伤害时,要写在易忘的地方,风会负责抹去它;相反的如果被帮助,我们要把它刻在心灵的深处,任何风都抹不去的。”

  其实,朋友间的伤害往往是无心的,如果因为这种无心的伤害而失去彼此,那不仅是一种遗憾,而且是一种悲哀。

  我们想要的,是一种不必刻意逞强也不心虚,不时常维系也不歉疚,不必相濡以沫,却随时虚位以待的感情——那是我们人生的休憩之处。

  -03-

  最好的友情是各自忙碌,又互相牵挂,不用刻意想起,因为从未忘记。

  李白在东都洛阳认识了比他小11岁的诗人杜甫。杜甫“性豪业嗜酒,嫉恶怀刚肠”,抱负是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,两人意气相投。

  第二年的秋天,杜甫西去长安,李白准备重游江东,他们在兖州分手,此后没有再会面。

  在一起的一段日子里,二人畅游齐鲁,访道寻友,谈诗论文,有时也议论时事,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两人分手后,杜甫为此写过不少怀念李白的感人诗篇。

  虽然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,但是有关当年一起奋斗、共同成就的岁月是刻在记忆里的,无法抹去。

  古诗云:

  汉恩自浅胡自深,人生乐在相知心。

  那些各自忙乱,彼此牵挂的老友,其实也无非“知心”二字而已。

  知心,所以不会因为时光而缺失了共同语言,也不会因为彼此看透而疏远,就好像,昨天才刚刚一起喝过茶。

  -04-

  白居易的《问刘十九》中有一句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,千言万语,抵不过一句:能饮一杯无?

  所谓朋友不一定要形影不离,但一定要心心相惜;不一定要锦上添花,但一定要雪中送炭;不一定要天天见面,但一定要放在心里。

  真正的友情,就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的美好,是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的思念。

  哪怕多年不见,再见面时,也犹如朝夕相处,心里没有一丝隔阂。

  -05-

  人真正的魅力,不是你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;而是对方认识你多年后,仍喜欢和你在一起。

  也不是你瞬间吸引了对方的目光;而是对方熟悉你以后,依然欣赏你。

  更不是初次见面后,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;而是历尽沧桑后,由衷倾诉:认识你真好。

  我们来到世上,所有相遇都千转百回,幸运的是,多年之后一回头,有人还在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